+01 452 4587254
8108 W. Saxon Street

2亿英镑收购南安普顿的莱茵体育老板是啥来头

2亿英镑收购南安普顿的莱茵体育老板是啥来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kusf.com/,南安普顿

英国南安普顿足球俱乐部(Southampton Football Club)成为最新一家中资控股的英超球队。中国商人高继胜以2亿英镑的价格正式收购这家俱乐部80%的股权,成为最大股东。

近日,南安普顿足球俱乐部的瑞士老板凯瑟琳娜·利布尔(Katharina Liebherr)在官网上向粉丝发布了一封公开信,确认其与莱茵达控股集团董事长高继胜和他女儿高靖娜之间的谈判已完成,并对新“合作伙伴”表示了欢迎。

利布尔在信中写道:“这对俱乐部来说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新篇章,作为一个团队,高先生和他的女儿与我建立了紧密的关系,我们将努力建设球队以实现长期的成功。 ”高继胜也发表声明对成为俱乐部合伙人一事表示荣幸,并称利布尔是“俱乐部的伟大管理者”。

知情人士称,高继胜家族收购了该俱乐部80%的股权,该交易对这支球队的估值大约为2亿英镑。

公开资料显示,南安普顿足球俱乐部原名圣玛丽YMA(St. Marys YMA),是英格兰东南部汉普郡港口城市南安普敦的职业足球俱乐部,绰号“圣徒” (The Saints),成立于1885年11月,2001年搬主场至圣玛丽球场(St Marys Stadium)。球队的母公司南安普顿业余活动控股公司是伦敦股票交易所的第二级市场AIM上市公司(AIM: SOO)。

南安普顿曾保持顶级联赛席位达27年之久,自2005年降级至英冠后又于2012年再次重返英超赛场。2009年,利布尔的父亲、亿万富豪实业家马库斯(Markus)以据称1400万英镑的价格收购了该俱乐部,并将其从濒临破产的局面中挽救回来。马库斯于收购后一年去世,利布尔也就从父亲手中继承了这家拥有百年历史的俱乐部。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收购是高继胜以个人名义进行的,这得到了英超联盟官方的同意。就在今年1月,南安普顿俱乐部曾宣布,其接受了高继胜旗下设在杭州的投资工具莱茵达体育(Lander Sports)的条件,双方进行了长时间的谈判,但因故没能完成。据悉,在过去几周里,为绕开中国对海外并购的限制,交易结构已被改变,以便用高继胜家族在香港拥有的财富来出资。

据了解,高继胜是莱茵体育(000558)控股股东从事酒店及房地产业务的莱茵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莱茵达控股”)董事长。作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综合性体育类上市公司,莱茵达体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自2015年8月更名以来,先后收购亚职篮、成立赛事运营公司、打造户外基地、共建体育产业基金等一些列举措,布局体育产业。

2017年一季报显示,莱茵体育营业总收入6.23亿元,相比上年同期增长16.01%,总资产达24.68亿元。莱茵达控股拥有莱茵体育4.1亿股(占总股本比例达47.7%),高靖娜拥有莱茵体育5292万股(占总股本比例达6.16%)。

南安普敦俱乐部并不是英超联赛第一支中资俱乐部。2016年,由赖国传掌控的云毅国凯(上海)体育发展有限公司以1.75亿英镑的价格收购了西布朗维奇88%的股份。 除此之外,英格兰低级别球会中,阿斯顿维拉、狼队以及伯明翰等球队,也都有中国资本的身影。

但在这些中资率先“出海”后,如何形成后续可观的“盈利模式”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万达集团曾出资4500万欧元收购马德里竞技20%的股份,但王健林本人却表示:入股马竞“并没有赚钱,一直在烧钱”。

事实上,自2014年下半年中资在欧洲足坛掀起了一股收购浪潮后,监管层对于国内企业海外投资已经有了“重视”,其中便多次提到体育产业非理性投资。

今年3月,央行高官也连续“喊线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两会”发布会上表示,“对外投资其中不乏有一部分过热的情绪,以及与我国对外投资的产业政策要求不符合,比如投资一些体育、娱乐、俱乐部,对中国也没有太大的好处,同时在外面还引起了一些抱怨”。

3月20日,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年会时指出,部分企业海外投资存在“非理性和异常投资行为”,并直指一些企业在高负债率下于海外收购足球俱乐部有资产转移之嫌。

而就在最近,央视也直接点名苏宁集团收购“米兰双雄”:“苏宁集团出资2.7亿欧元控股国际米兰,后者已连续五年亏损,总亏损额达2.759亿欧元,这样的收购究竟是为了什么?”

由此看来,轰轰烈烈的中资收购大戏,在2017年后局面似乎有所变化。对于之后的”出海人”来说,海面波诡云谲,成败或许只在一瞬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